媒体称西方乱贴国家资本主义标签 压制中国等国

肖承森绘
肖承森绘

  今年1月21日,英国《经济学家》杂志集中刊发六篇一组的“国度资本主义”专栏文章。同月,瑞士达沃斯论坛时期也组织了一场关于资本主义的争辩。这些文章和争辩传播了这样一个基础概念,即中国、俄罗斯、巴西、印度和新加坡等国搞国度资本主义,借助国有全资公司、国有控股或参股公司、国度主权基金以及国度支持的私营公司等,积极并购外国企业,争夺资源。这些国度热衷于自立创新等经济活动,紧张威胁到东方“自由资本主义”。

  乱贴“国度资本主义”标签,不但
是为新自由主义危机辩护,还有压制竞争对手,创建有利于己的新游戏规则等多重斟酌。

  1.借“国度资本主义”之名,为新自由主义辩护

  “国度资本主义”论者为转移世人对东方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和连续经济危机的视野,试图将危机的成因部分归咎于新兴经济体的“国度资本主义”。众所周知,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自身已经表明,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之路处境艰难,树立在私家占有、资本逐利基础上的垄断资本主义无法应答21世纪经济环球化的良性生长。但在国际金融危机初发的2008年10月,针对国度影响愈来愈
大、市场自我调节作用逐渐萎缩的现实,《经济学家》杂志在《悬崖边的资本主义》一文中还信誓旦旦地默示:尽管在短期内保卫资本主义需求当局干涉干与,但在从前一个半世纪里,资本主义已经向几十亿物证实了自己的价值;资本主义蓬勃的地区经济繁荣,而它失势的地方则蒙受痛苦。不过,现实的生长攻破了这一乐观估量,不改造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当局干涉干与难以从根本上缓解东方社会的危机。

  近年来,被国际舆论称之为“欧猪国度”的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希腊、西班牙接连产生
紧张的债务危机,预示着欧洲执行的财政紧缩模式难以维系。但“国度资本主义”论者却说:东方自由资本主义危机恰逢一种强盛的新型国度资本主义在新兴市场衰亡,自由资本主义的危机因强有力的替代者――“国度资本主义”的衰亡而显得更加紧张;国度资本主义在生长中,现金充足,而东方国度危机又给它壮了胆。而现实情况却早已证实,生长较快的“金砖国度”等不但
不招致和加剧东方国度危机,恰恰相反,新兴市场国度,特别是中国经济社会的较快生长还在相当水平上拉动了世界经济的复苏,缓解了东方的各种危机。显然,这些论者在羡慕他国生长的同时又加以栽赃,以此掩饰东方国度自身
有力缓解危机的困境。

  东方某些舆论热炒“国度资本主义”概念的另一层企图,是将东方国度堕入
危机归因于自由放任的东方资本主义,而不是私有制占主体这一遍及意义上的资本主义。这类概念,在一些苏醒
的东方学者眼中是被否定的。兹举一例:尼尔・弗格森在为美国《时期》周刊撰写的《我们都是国度资本主义者》一文中就认为,将中美之间的竞争归结为国度资本主义与自由市场之间的环球制度竞争,过于简单化,也是过错的;中国成功的关键并非在于当局控制经济,而在于自由市场力量;因此
必须避免将国度资本主义遍及化,这个概念不比从前马列主义的国度垄断资本主义更好。

  “国度资本主义”论者试图制作所谓国度资本主义与自由资本主义的矛盾和对立,为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和恶果辩护,进而继续保护
国际垄断资本和各国垄断寡头(尤其是金融垄断寡头)的狭隘利益。他们断言:跟着新兴市场国度愈来愈
强盛,美国愈来愈
收敛,欧洲从内部分崩离析,二十国集团取代七国集团的位置,中国这个“国度资本主义轴心国”在意识形态领域正在获得愈来愈
大的优势,中国的经济模式优于美国,将使自由市场原则和信仰遭到挑战;国度资本主义在东方的崛起,可能鼓励东方涌现效法者,进而使东方公司愈来愈
担忧。实践证实,这类辩护手段难以收效。目前,占1%的东方大垄断资产阶级推行的新自由主义,不但
遭到本国99%群众的反对,并且损害了许多生长中国度的合理权柄。为此,广大生长中国度和蓬勃国度的进步舆论要求树立国际经济新秩序的诉求和呼声非常强烈。所谓国度资本主义与自由资本主义之争的背后,是掌握国际经贸规则拟定权、话语权的蓬勃国度罔顾这些诉求和呼声的现实。

1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fsdotnet.com